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职业传媒人的理想与现实手记

 
 
 

日志

 
 
关于我

现任《中国企业家》杂志执行总编。 1997年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作品曾获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晚报类)、全国消息大赛二等奖。曾任《中国新时代》执行主编,《英才》执行主编,《环球企业家》专题研究总监,《中国企业家》编辑部主任。 较早提出“职业传媒人”的概念及理念,崇尚经济报道的通俗化,偶尔文字。著有《马云十年》。深信“一个机构是一个人的影响力的延伸”。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潘承烈:5000年文明布道者  

2007-03-20 21:4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承烈:5000年文明布道者

 

文/ 张刚

他具备淘金者所应具备的耐心,甚至还多;24年来,他徜徉在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时空中,汲取着种种文化瑰宝的滋养;

他具备布道者所应具备的素质,乐此不疲;24年来,他穿梭在全球管理思想汇聚的论坛上,宣讲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

他就是潘承烈,——中国企业管理科学基金会副会长,同时亦是我国著名管理学家。

时间回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正值信息技术大规模兴起之际。1983年,潘承烈在美国印地安纳大学给美国人讲中国古代管理思想时,提出了一个观点,他认为,中国长城的烽火台,其实就是一个数据传输的雏形;此外,他还根据田忌赛马故事中包含的运筹学规律,提出田忌赛马实际上印证了博弈理论的雏形。

那次演讲非常受欢迎。巧合的是,1984年,时任国家计委主任、中国企业管理学会会长的袁宝华批示,请潘承烈和其他几个同志着手对中国古代管理思想这一课题进行研究。自此,潘老开始系统地发掘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藏。

但是,人们对他的努力除了尊重与钦佩以外,或许还有遗憾与无奈。24年的努力,并未结出累累硕果。这一点,年近八旬的潘老并不否认。他曾对众多中国的管理学院的“言必称哈佛”现象提出批评。在他看来,如果仅仅满足于哈佛大学开了什么课,我就开了什么课,并且以此为豪的话,那将意味着我们跟发达国家在企业管理上的差距越拉越大。

但是,很难说这样的逆耳忠言会让国人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就在采访的当天,距离潘老家不过千余米的一家电影院,还在大厅里将一簇簇娇艳的红玫瑰精心装扮成一个名为“玫瑰之约”的大花丛,引得情侣们纷纷驻足,尤其是在那个浪漫的日子里——情人节——这是一个“洋节”,但“舶来品”的风头显然盖过了传统的“七夕”。尽管以著名作家冯骥才为首的诸多专家提出,七夕才是传统味道浓厚的“中国爱情节”,但是,呼声被淹没于无形。

——这只是一个表象。这些年来,中国商业社会可谓“洋气十足”,甚至可以“崇洋媚外”形容之;即使是管理学界,打着“洋为中用”的旗号行照搬照抄之实的例证,亦委实不在少数。

尽管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对于如何借鉴外国企业管理经验,袁宝华就提出“以我为主,博采众长,融合提炼,自成一家”的十六字方针,但不容忽视的是,“博采众长”成了“博采西长”,而对自己5000年文明史中的所蕴涵的商业哲理宝藏,却鲜有人提及。

那么,潘老的种种努力,岂非有“螳臂当车”或研习“屠龙术”之嫌呢?当然不是。

 

博采众长,更要古为今用

记者:你大概从1983年就开始研究古代管理思想对现代企业管理的影响,到现在24年了,这其间有没有一些特别系统或特别重大的发现,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潘承烈:袁宝华同志在1983年就提出来,以后我们就改革开放了,向国外学习是很重要的。但当时,大家对学习外国的东西还是有不同看法的,他就提出来16字方针:以我为主,博采众长,融合提炼,自成一家。也就是说,立足点要以我为主,要立足于中国当前的情况,包括改革开放以后的经验,新中国成立后几十年的经验,也包括中国几千年来在经济管理方面的经验。而不是说外国人怎么样,我们就完全跟着走。但是同时还要博采众长,就是不要轻易否定人家的东西,他必然有他的道理,你要博采众长,就要把人家好的东西融合提炼,目的就是要自成一家,以形成有中国特色的管理模式。我觉得这20多年来,这16字方针还是很正确的,能指导我们整个经济发展和管理现代化。

记者: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情况却是西方管理思想在中国倍受推崇、大行其道?

潘承烈: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值得我们管理教育界进一步深入思考研究。现在很多名校的管理学院,以能够完全把国外的东西照搬过来为己任,我觉得这很好也很重要。但是有的学校讲,哈佛的MBA开什么课程,我们就能开什么课程,而且引以为豪。我听了以后有两种感觉:一是说明我们的管理教育正在越来越快地跟国际接轨,这是好事;但另外一方面,我多年来的观点始终是要注意我们的企业实际,我们现在培养的人才,特别是企业高级管理人才,他是要解决中国企业实际问题的,如果他光知道国外的情况,不知道我们的国情民情,不了解企业情况的话,最终结果肯定大家都会很失望。

记者:是不是说,只要了解古代传统管理思想,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呢?

潘承烈:中国作为一个拥有5000年传统文化的国家,比许多国家都有独到的、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们祖先留给了我们非常丰厚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产。如果我们一方面能够吃透现实,同时又能吃透古人的哲理,做到古为今用的话,这样就会有独特的竞争优势,在国际市场上谁也比不过我们中国的企业家。但很遗憾的是,这些年来宣传得不够,而且大家对此理解得也不够。而且你一谈古代的话,人家总觉得,现在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去谈古代的事情?其实这是对我们传统文化的一种误解。怎么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势?其实就是你对古人长期实践过程中积累起来的规律性东西的掌握,把这些吃透了,再结合现实。当然,不是说这就能解决哪个现实问题,你说我的产品推销不出去、市场不知怎么打开,你问老祖宗他们怎么能知道呢?但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些哲理,能让我们的思想境界提高一个层次,不会只看我们鼻子尖上的一点困难,而是能够站在更高的角度看我们面临的问题,你的视线就会豁然开朗。

 

用“天下”的思维看待全球化

记者: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才能做到古为今用,而不是食古不化呢?

潘承烈:弘扬传统文化的优势的话,主要就是古为今用,重点是在“用”上,而不是食古不化,钻进故纸堆里去,那是没有出路的。只有让我们的传统文化真正扎根在广大企业中去,才能深耕,才能有生命力。这么多年来之所以没有真正推开,主要还是没有正确理解我们的传统文化。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当前我们国家特别是企业所面临的一些大课题,甚至是国际上最流行的一些课题,从老祖宗的观点来看,都对我们非常有启发,包括全球化、知识经济、学习型组织等很多热门的问题,我们祖先留下来的精神财富都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这20多年,我跑了很多国家,跟很多洋人讲,包括洋MBA,他们都很吃惊,说没想到中国有这么丰富的文化遗产!有些人总觉得,我们不但技术落后,管理更落后,可我不太赞同这个说法,就像屈原所讲的“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都各有自己的长处和缺点;从现代化管理角度来看,我们的管理跟人家有差距,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们有我们的长处。

记者:能否具体讲一下,我们的长处到底在哪里呢?

潘承烈:比如讲到全球化,鬼谷子在2500多年以前就提到,“以天下之目视者,则无不见;以天下之耳听者,则无不闻;以天下之心思虑者,则无不知。”当时,我看到非常震动,他的意思就是说,你用天下的眼睛——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全球化——来看世界的话,就没有什么看不见的;你用全球化的耳朵来听世界的话,就没什么听不到的;你用全球化的心思来考虑的话,就没什么不知道的。这“三个天下”,对我们今天的全球化来说,很有启发,因为我们融入到世界经济中去了,真的应用“三个天下”的话,就会发现前所未有的机遇。

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们学者坐而论道,而是活生生地在企业实践中发生着作用。1995年1月17日,日本的神户、大阪发生地震,神户是日本集装箱中转基地,一下子就中转不了了。大连港、天津港、上海港都无动于衷,青岛港却赶紧跑到北京,跟中国远洋运输公司谈,承诺有多少中转多少,这下它的排名一下子靠前了,而且在亚洲也有了自己的位置。这就是用天下的眼睛、耳朵、心思来考虑问题,它就抓住了机遇。所以,我觉得中国古代这些东西不是空的、书斋里的东西,我们的企业家真正掌握了这些东西,为自己的企业服务,往往就能开窍,可以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另外,学习型组织的讨论也非常热闹。在新的世纪里,企业要生存、要发展,必须要组成学习型组织。我们现在也非常重视,现实的压力就是,你不学习是不行的。但是学习也是个很大的问题。2002年我讲过,我们学习国外的东西,不能完全照搬,两千多年前晏子出使楚国时就提出,“桔生淮南则为桔,生淮北则为枳”,同样一棵桔树,长在淮河南边就是甜的,长在北边就是苦的。为什么同样的树结出的果子不一样呢?因为“水土异也”。国外的“水土”,就是几百年的市场经济;我们的“水土”,就是向市场经济转型不过十几年时间。所以,照搬是不可能的。另外,大家都很重视学习,但学习不是最终的目的,几千年前,孔子就讲,“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学习和思考的辨证关系,孔子在《论语》里用12个字讲得多透彻!至少不比现在的西方管理学大师差吧。

 

5分钟总结胜过迷信64

记者:你曾提到东汉物理学家郑玄根据《易经》总结出的“三易”:变易、不易、简易。但现在很多老板对周易感兴趣,却是因为迷信、宿命。这正常吗?

潘承烈:我觉得,在如今复杂多变的情况下,重要的是掌握事物的客观规律,而不是迷信或宿命。有人讲得很好,他说为什么你今天做事成功了,昨天失败了?实际上你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遵照或违背了某些客观规律,遵照或违背了某些管理的基本方法或原理。我觉得这句话讲得很深。我经常跟一些企业家讲,你要鼓励你手下的管理人员,让他在每天干完事以后,能不能用5分钟思考一下:为什么我今天做事顺当,昨天就不顺利?逐步积累多了,他就会发现共性的东西,这样就会慢慢掌握规律,下次也就不会摔跟头了。所以,有些单位成天想搞什么周易64卦,但我觉得,如果让他了解这64卦每个卦象代表什么,这不太现实,而且他也看不懂。但郑玄的“三易”就是对客观规律的总结,你掌握了客观规律以后,再看世界,就不像原来那么眼花缭乱、不可琢磨,而是比较简单了。

记者:中国改革开放的时间并不算长,其中一些企业家的学历甚至素质确实比较低,如何才能让他理解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呢?

潘承烈: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学跟用的关系问题。并不是说,企业家要把四书五经都念透,更重要的是,要在实践中善于思考。所以,理论跟实际的联系非常重要。有很多企业也成功了,但老板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如果学者通过对大量实践的提炼,上升到一个高度再指点的话,他的思想境界就会上升很多。

记者:你觉得,如何在实践中把洋为中用、古为今用两者统一起来?因为这两者如果细究起来,其实是有矛盾之处的。

潘承烈:我觉得不矛盾。我最近考虑,到底中国特色有哪些方面?我自己觉得,有三个基本点:一是跨越空间,二是跨越时间,三是政策导向。

跨越空间,就是说现在中国的经济也好、管理也好,是开放型的。所以,要把中国的实际跟国际的发展思路、发展方向相结合。30年前的管理跟现在的管理肯定不一样,要把国际市场上新的动向、优点吸纳过来,洋为中用。

跨越时间,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拥有的独特优势,可以追溯的五千年文明史,到底有哪些能为我所用?

第三是政策导向,一个企业要发展的话,不可能离开政策。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企业英雄也不可能被造就出来。

 

见利思义,而不能见利忘义

记者:现在很多企业搞股份化,其实就是对股东负责;但中国古代经商讲究以义制利、义利合一,这两者是有些矛盾的,你认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潘承烈:我觉得关于义和利的问题,也是有些误导。过去就抓住孔子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说你讲了利就不是君子了,其实,你真正把《论语》读懂了,还不能这么片面地看。孔子讲,“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就是如果能够得到“利”的话,拿鞭子赶马车我也干;这句话用在现在的话,就是如果能赚钱,做个出租车司机我也干。但问题在于,义和利之间,你要见利思义,而不能见利忘义。现在有些东西,比如对于股东的利益等问题,有些基本观点我们要改变,一个就是竞争,过去我们片面地把竞争理解为你死我活。过去的彩电价格大战,像长虹就通过大幅降价把很多对手都打垮了。现在提出和谐社会,把竞争简单理解为你死我活的话,跟和谐社会是背道而驰的;实际上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际上就已经把竞争变成了竞合,现在的竞争需要大家双赢甚至多赢、要互利。后来,国际上又提出了战略伙伴关系,也就是每个企业无论大小都有自己的优势和不足,大企业跟小企业合作,同样能以人之长补己之短,结果就达到双赢。

第二个方面,过去讲企业的目标就是追求利润最大化,但现在这个概念也有变化,就是社会责任跟企业的利润最大化同样重要。在社会责任方面承担越多的话,对企业越有利,企业也能更持久地发展。当然,我们现在是在逐步过渡,不可能一下子像西方那样完美无缺,必须通过实践一步步探索,来弥补我们的不足。

记者:关于企业的社会责任,现在主要有两种观点:一是认为企业除了正常经营之外,还要做对社会直接有利的事,比如慈善、捐赠等;另一种观点认为把企业做好就可以了,因为可以同时创造财富、增加就业。你更认可哪一种?

潘承烈:我觉得这实际上是反映了社会的进步。过去搞企业就是要赚钱,而不管对周围环境怎样,80年代我到太原去,太钢的污染很严重,老百姓养的鸡身上连毛都不长。但是现在,企业不单要创造社会财富,创造财富的过程也越来越重要。你光赚钱不行,还要造福一方,要让当地老百姓由于你的存在得到好处。特别是现在中央提的很明确,就是要环境友好型跟资源节约型,这就是社会责任问题。十几年前,我接触过一个民营企业的老板,他给当地的村子建小学,让孩子读书,而且给老人捐钱。他当时未必是因为社会责任,就是觉得,做事要凭自己的良心,光自己发展还不行,还要大家都由于我的存在而得到好处,而且这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既反映了当前承担社会责任的观点,又反映了传统文化的影响。我们很多的传统文化,并不是要老师来给你讲一课,而是这么多年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在我们的脑子里是根深蒂固的。

 

 

【潘承烈简介】

    1928年6月出生,江苏常州人,著名管理学家,在中国古代管理思想研究领域卓有建树。195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现任职务: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副理事长;中国企业管理科学基金会副会长;中国古代管理思想研究会会长。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